首页 > 青岛代孕 > 正文

转录_我的名字是山姆 (My name is Sam)

青岛代孕 3周前 (06-01) 0 242

转录_我的名字是山姆 (My name is Sam)

原作者:Chris Benton ( 克莉丝班顿)

原文出处:Animals In Print The On-Line Newsletter

译者:黄薇菁Vicki

我从海军退役后与吉姆搬回底特律,利用我们的退役福利金进修学业,吉姆攻读电子,而我在几番考量之下决定攻读电脑科学。

必修科目中有一门是演讲课,我与许多人一样很不喜欢上台,更别提在众人注目下吞吞吐吐谈些我不熟悉的主题。

可是这是一门必修课,结果我得在毕业前最后一学期修完这门课。第一天上课时教授向我们说明,他将让我们自定演讲题目,不过他将指定每次演讲的设定目标,我们必须完成六次演讲,每次的设定目标不同,例如第一次演讲的目标是「增广见闻」,他建议我们挑选自己有兴趣并且了解透彻的主题。我决定每次都讲与动物相关的主题,尤其和狗有关。

为了达到增广见闻的演讲目标,我第一次演讲的题目是花式马术的驭马艺术,为了示範效果我还把我家德国狼犬带去教室示範服从动作。

终于,学期快结束了,我只剩下最后一次演讲。这一次演讲将取代期末考,占一半的学期总成绩,它的设定目标是「说服他人」。

我绞尽脑汁思考什么主题既符合目标又与动物有关,最后决定的题目是帮宠物结扎,我的目标是说服班上同学带自己的宠物去结扎,于是我开始搜集资料。

相关的资料很多,诸多报导述及每年安乐死的猫狗数量数以百万,原本倍受关爱的宠物由于一些烂理由被丢入收容所,或者更不幸的被丢到离家千里之外,既困惑又害怕,死了对牠们反而是种幸福。演讲日期逐渐逼近,不过我觉得自己準备充份,讲稿引述了很多事实和统计数据,即便是最没概念的饲主,我也很有把握他们会被我的恳求说服。

演讲前两天我突发奇想,想到可以向人道协会收容所借只幼犬辅助示範,我打电话去解释了我的想法,他们很乐意配合,安排好我在演讲前一天去接幼犬。

去接幼犬当天我感到自信满满,不用看讲稿我也能引述任何一项统计数据,我觉得那只幼犬只是拿来增添感性分数。我来到人道协会见到一位名为朗恩的年轻男子,他说明自己是人道协会的公关人员,很乐于知道我将作此演讲,他询问我是否想参观一下收容所,我热切地回答当然。

我们首先来到接待大厅,这是公众与人道协会收容所的第一道接触地点,大厅里很挤,主要是把各式宠物带来弃养的饲主,朗恩说该人道协会收容所每天接收约五十只动物,但每天被收养者只有二十只。

我在大厅里听到一些对话片段:「我没法养牠了,牠在我花园里挖洞。」「这些幼犬可爱至极,我知道你们一定可以找到人送养。」「牠太野了,我没法控制。」我听到人道协会义工向一位送来一窝幼犬的女士解释,收容所已经有太多幼犬了,而且这些黑色幼犬一定马上会被安乐死,原因是黑色幼犬的认养率很低,这位女士只是耸耸肩:「那我也没办法!」还抱怨着:「牠们长得太大了,我没地方养。」

我们离开大厅,朗恩带我来到一个集中区域,所有甫入收容所的动物都在此接受认养评估,其中一半以上没有机会送到认养中心,因为动物的数目实在太多了,不仅有被饲主弃养的动物,也有送来的流浪动物,人道协会依法必须留置流浪动物三天,如果三天内无人认回,这些缺乏背景资料的动物马上会被安乐死,因为有弃养饲主热心提供资料的动物在收容所里早已多不胜多了。

我们走经一个个不同的区域,我的心感到越来越沈重,没有任何数据可取代亲眼目睹人们「不要就丢弃」的心态对这些活生生呼吸着的动物造成什么残酷现实,这实在太让人震憾了。

最后朗恩停在一道门前,他说:「除了这里之外你都参观过了。」门上的标示写着:「安乐死区」,他问我:「你想看它执行的过程吗?」

在我还来不及开口回绝之前,他已插话:「你应该看看的,如果你缺了最终这一程的经验,你将没有办法把整件事讲得完全。」我迟疑地表示同意,他说:「好,我已经安排过了,派姬正在等你。」他用力地敲敲门,马上有位穿着白色实验衣的中年女子把门打开,朗恩向她说明:「我向妳提过的是这位小姐。」派姬上上下下打量着我,朗恩说:「那我就把你留在派姬这儿,大约十五分钟后我们在大厅会合。」他就这么离开了,留下我站在这位表情严苛的派姬面前。

她示意要我进去,我走进房间时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声音,这房间很小但井然有序,墙上有两个笼子,一个柜子里装着针筒和盛装着透明液体的药水瓶,房间中央有张诊疗台,上面舖着一层橡皮垫,除了我进来的那道门之外,另外有两道门关着,一道标示通往焚化炉,另一道没有标示,不过我听得到那道门后有各种动物的叫声。

在房间的尽头,靠近标示通往焚化炉的门旁的景象使我悲从中来,两个单轮推车上装满了幼猫幼犬的尸体,我惊恐地瞪着这幅景象,完全没料到它竟会出现在我眼前,我觉得自己的双腿发软,呼吸急促短浅,我想尖叫着冲出这个地方。

派姬似乎没注意到我的惊恐,她开始说明安乐死的过程,但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我没办法把目光从手推车和几十只小小的尸体上移开,派姬终于发觉我没注意听,她语带不耐地问我:「你有没有在听啊?我只讲一遍。」我把目光从房间的一端拉回来看着她,我张开嘴想说话,但发不出声音,所以我点点头。

她告诉我,没有标示的那道门后是当天排定要安乐死的动物,她拿起挂在墙上的单子来看,她说:「下一个是153号,我去带牠。」她把单子留在诊疗台上,往那道没有标示的门走过去,还没走到门前时她停步转身问我:「你等一下该不会歇斯底里吧?这样只会让动物不安。」我摇摇头;我从进入这房间后还没有说过一个字,我没法确保自己出声时能够不泪如雨下。

派姬打开那道门时,我瞄了一下,房间很小,但是所有墙面都堆叠着成排笼子,看起来每个笼内都关着动物,派姬打开其中一个较低的笼子,把里头那只动物带出来。当时远远看来像是只中型大小的狗,她繫上牵绳,带着那只狗回到房间里,当她和狗儿进来时,我才看出来牠不过是只幼犬,可能五六个月大而已,似乎是只拉不拉多和德国牧羊犬的混种,几乎全黑,眼睛上方和脚上有些棕色的斑点,牠非常兴奋,一直跳上跳下,设法去闻新环境里的每样东西。

派姬把牠抱到诊疗台上,她把手上的卡片放在我身旁的桌上,我读了卡片,上头写着153号是只混种牧羊犬,六个月大,两天前由一个家庭弃养,弃养的原因是「牠会去扑小孩」,卡片下方的附注是:「名字:山姆」。

派姬的动作迅速又有效率,我猜测她累积了很多经验,她压着153号让牠侧身躺着,在一只前脚绑上橡皮止血带,再转过身去把针头插入小药瓶里,让针筒吸满透明的药液,我一直站在诊疗台旁,看着153号瞬间从一只好奇的幼犬转变为一只恐惧的幼犬,牠不喜欢被压制躺着,开始奋力挣扎。

那时我找回了我的声音,我弯下腰对这只挣扎的幼犬轻声低语:「山姆,你的名字是山姆。」牠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不再挣扎了,牠试探性地摇着尾巴,粉红柔软的舌头胡乱猛舔我的手,牠的最后一刻就这么地渡过,我看着牠的眼神从充满希望逐渐转为空洞。

整件事发生得很快,我甚至没看到派姬进行注射。我再也忍不住泪水了,我把头压得低低的,不让自己在面无表情的派姬面前丢脸,泪水掉落在诊疗台一动不动的尸体上。

派姬轻声说:「你现在了解了吧。」她转身背对着我:「朗恩在等你。」我走出房间,虽然感觉像过了几个小时,但是从朗恩留下我在那道门前到现在只过了十五分钟,我走回大厅,朗恩果然已经準备了一只幼犬等我,告诉我一些餵食注意事项之后,他把运输笼交给我并祝我演讲顺利。

当晚回家后,我陪那只无主的幼犬玩了几个小时,上床睡觉后却无法入眠,过一会儿我爬起来,拿起我那份满是统计数据的讲稿来看,想也不想地就把它撕掉,丢了它之后再度回到床上。

那一夜我终究还是睡着了,第二天我带着这只没有名字的幼犬来到演讲课,轮到我演讲时,我抱着这只幼犬走到大家面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告诉大家山姆的生与死。

当我完成演讲时,我发觉自己哭泣着,我向全班致歉后回到座位上。讲师在课后发下了分数与讲评,我得了「优等」,评语是:「非常感人,说服力十足。」两天后,上最后一堂演讲课时,一位同学跑来找我,她的年纪稍长,过去上课时我从来没和她说过话。

在我们下课步出教室时她拦住我,她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领养了你那天带来演讲的幼犬,牠的名字叫做山姆。」

--------------------------------------------------------------------------------

请结扎宠物,以认养代替购买

文章转贴自台湾狗医生协会--响片训练师Vicki的文章

*请帮它结扎*

如果以是否安乐死或安乐死的条件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动保标準并不适当, 这种作法只反映出一个很简单的事实:超乎收容所负荷的动物数量, 为何有这么多收容的动物?它背后更深层的意义仍然回到人们对待动物的心态。

看到山姆这样的故事,

可能会觉得:

「美国人怎么这样!」

「竟然作安乐死!」

「竟然将幼犬幼猫安乐死!」

「竟然将没有问题的幼犬安乐死!」

「怎么会那么狠心呢?」

如果您产生了任何愤慨或悲痛,您归罪的对象不应该是执行安乐死的人或者决定实施这项政策的人, 而是应该回到问题的源头--谁造成了诸多无主动物,谁使安乐死成为必要之恶?你我可能都是助力。

「我不方便再养牠了,牠造成我太多问题。」

「当初看牠可爱,但是现在不可爱了,很可恶!」

「我想让牠生一胎,我想要牠的小孩。」

「蛋蛋拿掉会失去男性雄风,个性变娘,那可不行!」

「兽医说生过一胎对牠比较好。」

「我怕牠痛,所以不结扎。」

「反正现在结扎也没用,还是会抬脚作记号。」

「我们都会看着牠,不会让牠有机会去播种。」

「小小狗很可爱,生一胎看看,再找人送。」

「我想嚐嚐奶幼犬的滋味,所以让牠生生。」

「每只幼犬可以卖些钱,不错的外快/行业。」

「结扎会变胖。」

「我家狗的种很好,让牠生可以造福犬界。」

「狗还是从小养比较亲,我不要领养成犬。」

「狗还是买的好,免得有问题。」

「我就是喜欢纯种犬,杂种狗太丑。」

「我的狗结扎了,不过我的朋友不想他的狗结扎,我也没办法。」

「我就是喜欢我家狗不结扎,出去就和狗干架,这样牠不枉是公狗,我也才有面子。」

如果有一天社会风气有所转变,帮宠物结扎变成了全民运动, 当别人问起你的狗为何没有结扎时你会觉得羞于启齿,当领养流浪狗成为时尚, 获得众人敬重时,想像一下这样的世界,会产生多少山姆?

当初狗医生发起人陈秀宜开始推动狗医生计画的原因就是因为一人救狗 送狗的成效赶不上流浪狗数目增加的速度,如果不从问题源头着手,藉由改变饲主饲养观念和社会对狗的认知价值而截断流浪狗产生的根源,这个问题不会有所改善。所以如果每个狗医生的学员能从自身做起,每个人都是一个种子,影响到周遭的亲友同事,让他们也成为种子,把这样的讯息传播出去,下一个山姆或许很快可以找到新家, 而不只是一个被社会风气牺牲的象徵。

----------

我家住在台北县市交界靠近台北市南区那里,这里是大家弃狗的天堂

之前可鲁热,过没多久我家附近就会出现很多被弃的可鲁。

然后冰狗热,过没多久我家附近就会出现很多被弃的哈士奇。

101 大麦町虎斑犬米格鲁etc

还有一些家狗生的小狗。

还曾经亲眼看到一对父母牵着小女儿来弃狗,小女生眼睛充满泪水。

我很生气的请那对父母把狗带回去,这对不要脸的大人居然大声斥责说这不是她们的狗!

但是小女生却拉着爸妈请爸妈带多多回家,不要丢掉多多。

只想跟大家说,养狗很好玩,但是也很辛苦,记得考虑清楚再养好吗?

湖南代孕试管,九江代孕价格

宝鸡代孕供卵价格


你是访客,请填写下个人信息吧

暂时还没有回答,开始 写第一个答案吧
vg5 h9 4l vg5 h9 4l

每一个人都应该要看! 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Regina Regina

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龟毛妈~~~ 龟毛妈~~~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sabina sabina

用力的推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乐乐猫 乐乐猫

好伤心哦

人 真的可以无比残忍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sindia sindia

推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看到这篇文章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小兔她妈咪 小兔她妈咪

看的很辛苦但是很有收穫!!

我非常赞成结扎跟安乐死

如果有同情心喜欢宠物的人

就不会因为牠是名犬而喜欢

领养有限

但是买宠物的人真不少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viki viki

我跟着山姆的文章

也留下了眼泪

推推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1+2 萝蔔头的娘 1+2 萝蔔头的娘

很感人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苹果弟的妈咪 苹果弟的妈咪

泪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P+S P+S

泪推~~~!

________________

+1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刘小蛙 刘小蛙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C.H. C.H.

你/妳要养小狗狗之前

请先想一下

牠不会永远这么可爱

牠会长大,牠会捣蛋,牠会生病,牠会老去

扡的眼睛不会永远水汪汪,

牠的毛皮不会永远光泽柔软

但牠会永远对你/妳忠实,不离不弃

若你/妳这样还能对牠不离不弃

直到牠生命终结那一天

你/妳就养牠吧!!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鸿鸿翔翔妈 鸿鸿翔翔妈

恩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妤妈 妤妈

泪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妈咪 妈咪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Kitty Kitty

谢谢版妈,

这是一篇很值得深思的好文章,

我们要好好教育下一代,

动物和人一样是有生命的,

尊重生命就是尊重自己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手工妈妈 手工妈妈

这几天正想收养狗狗,

看完后我想我还是再想想看吧,

谢谢可以看到这麽好的文章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金太太 金太太

很感动

我也养了一只被弃养的狗

叫momo

我个人观感

会随便弃养动物的人

这种人做事通常也不会有什么责任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快乐宝贝的妈 快乐宝贝的妈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宝贝恺恺 宝贝恺恺

很感动,我一直很喜欢狗,我家目前养的狗也是一只流浪狗,牠在幼犬时出车祸,被爱心妈妈救了之后,我收养了牠。因为车祸后遗症,现在走路脚有点一跛一跛的。

我曾经看过一部纪录安乐死的影片,是台湾的吧,片中没这么温和,负责执行安乐死的人是用一只像捕狗队用的长棍子,前端有一圈绳子的器具套住狗狗的脖子,硬把狗狗拖进刑房,一路上狗狗哀号翻滚,怎样都挣脱不了,最后还吓到大小便失禁,到这里我再也看不下去把网页关了。

现在不知台湾是否改善了呢?只知道路边还是常看到流浪狗。

转贴另一篇也让我很感动的文章

「你怎可以这样呢?」── 致所有爱犬人士

二零零一年,密西根州一名男子以七千美元刊登的全版广告:

【你怎可以这样呢?】 作者:占。韦利士(Jim Willis)

当我还是一头小狗的时候,我的顽皮滑稽行径每每惹来你的笑声,为你带来欢乐。虽然家里的鞋子和枕头都给我咬至残缺不全,你依然把我视作你最好的朋友,甚至把我唤作你的孩子。

每当到处捣蛋,你总会对着我摇摇手指说:「你怎可以这样呢?」

不过最后你都会向我投降,闹着玩地搓我的肚皮。

你忙得翻天的时候,百无聊赖的我只好把家里弄作一团糟。我的无声抗议对你总是管用的。

每晚睡觉前我都会跳到你的床上,倚着你撒娇,听你细诉自己的梦想和秘密。

我们常常到公园散步、追逐,偶尔也会驾车兜兜风。有时我们会停下来吃杯冰淇淋──

你总是说冰淇淋对狗儿的健康不好,所以每次我只能吃到雪榚筒。

每天午后我都会在斜阳下打盹,準备迎接你回家。这些日子,我确信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渐渐地,你花更多时间在工作上,再花更多时间去找寻你的另一半。无论你怎样繁 忙、怎样困恼,我都会耐心守候你,陪你渡过每个绝望心碎的日子,并支持你的每一个选择──儘管那是一个糟透的决定──无论发生什么事,每天你踏进家门,我还是会一样兴奋地扑向你,热烈迎接你回家。

终于你谈恋爱了,我为你感到无比的欣慰。你的她──你现在的妻子──并不是爱狗之人,对我这头狗儿总有点冷漠,但我还是衷心地欢迎她到家里来。对着她我也绝对服从,偶尔还会撒撒娇;我要让她知道我也很爱她。

后来你们添了小娃娃,我也跟你一样感到万分雀跃。

我被他们精緻的面孔、他们的一颦一笑摄住了。我真想疼一下他们,好像爱你般爱你的孩子,然而你和你的妻子却深怕我弄伤他们,整天把我关在门外,甚至把我关到笼里去。

你的孩子慢慢长大,我也成为了他们的好朋友。

他们每每喜欢抓着我的毛皮蹒跚地站起来、喜欢用幼小的指头戳我的眼睛、喜欢为我检查耳朵、也喜欢吻我的鼻子。我尤其喜欢他们的抚摸──因为你已经很少触碰我了。

有时候我会跳上他们的床,倚着他们撒娇,细听他们的心事和小秘密,一起静待你把车子驶进车道,回家的声音。我喜欢他们的一切一切;如有需要的话,我甚至愿意以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他们。

我总是深信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我是如何如何爱你的和你的家人呢……这样的想法,令我最终成了「爱的俘虏」。

曾几何时人们问起你家里可有宠物的时候,你总是毫不迟疑地从钱包掏出我的照片,向他们娓娓道出我的轶事。不过,近几年有人问起同一个问题,你只冷冷的回答「是」,随即转向别的话题了。我已经从「你的狗儿」变成只是「一头狗儿」了。

你甚至对我的开支变得吝啬。后来你的仕途来了个新转机,你极可能要到另一城巿工作,移居到一幢不许豢养宠物的公寓去。终于,你为「家庭」作出正确的抉择。

可是,你可还记得我曾几何时就是你「家庭」的诠释?

你的车子出发了。我不知就里,在旅途中充满期待。终于我们抵达的是一家动物收容所。

里面传来不只是猫儿和狗儿的气味,还有恐惧、绝望的气味。你边写着文件,边对那里人说:「我知道你们一定可以为牠找个好归宿的」。看着你,他们耸耸肩,露出一个很难过的神情──对于这里的老犬最终会走的路,他们了如指掌;纵使老犬们身怀着各种各样的证书,又奈何。

你的儿子紧抓着我的颈圈,哭喊着:「不要!爸爸,求你别让他们带走我的狗儿!」

你狠下心前去撬开他的小手指,直至他再也触不到我。

我担心他,更担心你为他教的人生课:什么是友情、什么是忠诚、什么是爱、什么是责任、什么是……对生命的尊重!

你始终要走了。你躲开我的目光,最后一次轻轻拍我的头说再现。

你礼貌地婉拒保留我的颈圈及拉绳,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知道你有你的期限,我也知道自己的期限将至。

你走了以后,收容所那两位好心肠的女士说,你既然早知道要离开这城巿,应该为我的未来作出打算。她们摇摇头歎息道:「你怎可以这样呢?」

这里的人整天到晚都忙得团团转。但倘若时间许可,他们总会抽空照料我们。

在这里我食物不缺,可是这几天以来我已吞不下嚥了。

最初每当有人经过这牢笼,我都会满心期待的跑过去,以为是你回心转意把我接回去。

我多渴望这一切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啊!后来我退而求其次,只盼望有谁会来救救我,或者只是关心一下我已心满意足了。更多更多的小狗被送到这里来,我这头老狗唯有撤退到最远的一角。可悲的是牠们仍天真活泼,似乎对将要面对的命运毫无知觉。

我听到她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私迎着我而来;我知道那一天终于来临了。

她带着我轻轻走过长廊,走进一所异常寂静的密室里。

她轻轻抱我放在一张桌子上,揉着我的耳朵叫我不要担心。

我清楚听到我的心因为预期即将发生的事而怦烈跳动,可是同时脑里隐隐浮现一种解脱的感觉。

「爱的俘虏」时日无多了。但是本性使然,我还是为她担心。

我能感到她肩上负着十分沈重的担子,就像我能感应你一切的喜怒哀乐一样。

她淌着泪,温柔地在我的前腿套上止血带;我也温柔地舐她的手,犹如许多年以前我在你悲伤的时候安慰你一样。

然后,她以熟练的手势把注射针插入我的静脉里。

一阵刺痛以后,一股冷流走遍我全身。

我开始晕眩,我感到倦了,躺下了。

我看着她慈悲的眼睛,喃喃地说:「你怎可以这样呢?」

她好像理解我的话,拥着我连声道歉,并急忙解释她必须要这样做以保证能带我到一个更好的地方 -- 一个充满爱和光明、跟尘世不同的世界,在那里我不会再受冷落、遭遗弃、被欺凌,不用再到处闪躲,不需再自谋生存。

我用尽全身最后一分力气向她摇了摇尾巴,我竭力想她知道这句「你怎可以这样呢?」并不是对她说的,对象其实是你──我最爱的主人。我想念你。我会永远怀念你,永远等待你。我只希望你生命中的每一个人也可以同样忠诚的对待你。

别了,我最爱的主人。

作者按:如果这篇文章让你淌下感动的泪,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也是边哭边写的,因为这是真实的故事,是千千万万个发生在美加动物收容所的故事。其中大部份被人道毁灭的宠物本来都是为人豢养的!

这篇文章受版权法保护,不过该法已列明所有人士可以在不牟利或非商业用途下发布或传播。所以恳请大家把这篇文章张贴在网上、动物收容所以及兽医诊所的告示板上,教育人们对待宠物的正确态度。

要知道为家里添一头宠物是生命里一个重要的决定,他们应该获得我们的爱及关心。

倘若有一天你决定捨弃他们的时候,你必须为牠们寻找另一个好归宿。如需寻求协助,可到慈善机构或动物权益组织查询,这是你应有的责任。

敬请把这个信息传播给所有人。不要伤害宠物,或让牠们难过。这或许可以拯救到即使只是一只将被遗弃的宠物。

世上所有生命都是宝贵的。恳请各位负起自己的责任,停止杀戮,并为宠物进行绝育手术,以防止牠们过度繁殖,衍生出被遗弃的一群。--占‧韦利斯

紧记︰若我们待宠物以爱,牠们也会无条件的爱我们。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胖妈 胖妈

真的很棒 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
hideko hideko

推~

赞同 0 0 发布于 3周前 (06-01) 评论